位置:主页 > Rockchip >
沧海遗珠:那些被错认的梵高画作
发布日期:2022-01-29 00:43   来源:未知   阅读:

  岳阳天气预报 一周天气(4月15日),日前,位于阿姆斯特丹的梵高博物馆宣布,一幅尘封了100多年的油画被认定为梵高的线年以来首次发现完整的梵高油画线日的“创作中的梵高”展中亮相。

  梵高博物馆专家通过对颜料的化学分析和对画布进行X光扫描,再根据梵高私人信件内容证实这幅油画是线年、名为《蒙马儒的日落》的绘画是梵高生活在法国南部阿尔勒期间创作的,同时期的作品有举世闻名的《向日葵》、《黄房子》、《阿尔勒的房间》等。

  在这幅画中,画家描绘了日落时分普罗旺斯蒙马儒一带的景观,橡树歪歪扭扭地生长在干燥的土地上,灌木丛与色彩丰富的黄昏的天空相映成趣。梵高曾在一封日期标明是1888年7月的信中提及,他曾为了“看平原上的景色”而到访蒙马儒至少50次。这也印证了这幅画的真实性。

  据研究人员考证,这幅画的身世也颇为离奇。这幅画最先是梵高的弟弟提奥收藏的画作之一。1901年,提奥将这幅画卖给了一个法国艺术商人。从此之后,这幅画在很长一段时间中都不知所踪。直到1970年,它才出现在一位挪威收藏家的家中。据这个家族的成员回忆,购入这幅画之后,却被当时的驻瑞典法国大使告知画作是假的,于是被扔进了阁楼。2011年,梵高博物馆运用先进的鉴定仪器,才使这幅梵高的精品得以重见天日。

  2010年,一幅被世人嘲笑是“假画”达35年之久的梵高画作《布吕特芬风车磨坊》,终于“咸鱼翻生”,被鉴定的确是梵高线年前,画作主人汉尼马宣称这幅画作是梵高真迹时,被艺术界视为笑柄。汉尼马于1895年出生于荷兰一个热衷于艺术收藏的富裕家庭,上世纪30年代,他曾任鹿特丹一座博物馆的馆长。不过,他的个人收藏令艺术界不敢恭维。在世时,他专买未署名、无鉴定书的作品,凭直觉认为收藏品是真迹,结果几乎都是假画。汉尼马在世时曾声称,他发现数幅荷兰著名画家文森特·梵高的真迹,但都不被艺术界采信,他更被讥为“幻想家”。再加上纳粹德军占领荷兰时将所有博物馆交给他管理,更让他蒙上“纳粹同党”的恶名。

  1975年,汉尼马以6500法郎购得《布吕特芬风车磨坊》(Le Blute-fin Windmill)这幅画,他坚称这是梵高作品,但艺术界认为他又在幻想。汉尼马在去世的前一年即1984年,将这幅画赠予凡达西博物馆。由于这是汉尼马的收藏,多年来没有人留意到这幅画。

  然而,凡达西博物馆馆长柯宁说,最近经过仔细鉴定,证实这幅画“毫无疑问”是梵高的作品。虽然画中人物众多,与梵高的典型画风不符,然而磨坊十分突出,明亮的色彩大胆挥洒在画布上,用的是梵高常用的颜料,也和当时梵高的几幅作品风格类似。

  该博物馆发言人说,这幅画是梵高1886年的作品。画中的磨坊是巴黎北区的观光景点,很接近梵高弟弟西奥当年的住处,梵高1886年至1887年居住巴黎期间,经常留连此地。

  荷兰海牙Kroeller Mueller博物馆馆藏的梵高作品《野花与玫瑰》

  一幅名画,要么认为是真品,被鉴定为赝品;要么认为是赝品,被鉴定为真品,很难有像荷兰印象派画家文森特·梵高的这幅作品前后三次“徘徊”在线日在荷兰海牙Kroeller Mueller博物馆,梵高这幅画终于在高科技帮助下“验明正身”。

  据纽约时报、华盛顿时报等多家国外媒体报道,这幅经历波折的梵高作品是一幅静物写生,描绘了一个插满各种盛开的野花和玫瑰的花瓶,让人不禁联想到梵高举世瞩目的代表作《向日葵》。

  纽约时报提到,这幅《野花与玫瑰》是Kroeller Mueller博物馆于1974年购入的,“当工作人员将这幅画挂上时,招来各方质疑。”梵高博物馆资深研究员对媒体说,2003年,《野花与玫瑰》曾因为画布大小和作画方式被指不是梵高的真迹。随着质疑声渐涨,博物馆不再宣称这是梵高的作品,而是某位匿名人士的画作。

  近日,Kroeller Mueller博物馆终于找到了铁证,因为通过超精细的X光和参考多种文献得出,这确实是梵高不太常用的作画方式。得出这样的结论,是因为梵高曾经在给弟弟提奥的信里详细提到过《两个摔跤手》的绘制细节。他在信里拜托提奥帮他买一些更大的画布和特定的刷子、颜料,以及在《野花与玫瑰》上用刷的方式和颜料的使用,都进一步为证明其为真迹给出了确凿证据。

  3月20日起,《野花与玫瑰》就将在Kroeller Mueller博物馆公开对外展出,博物馆方面表示,“今天开始,这幅静物写生作品就可以跟梵高其他伟大的作品挂到一起了。”

  当然,有把真品当赝品的,自然也有把赝品当真品的。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国家博物馆一幅梵高画作《男人头像》(Head of A Man)展出了60多年,近日经专家鉴定后才发现并非梵高真迹。博物馆馆长指,会继续展出这幅与梵高同时代的匿名画作。

  据报道,该画原以为绘于1886年的巴黎,其后由当今传媒大亨梅铎的父亲基思·梅铎购得,1939年被送到澳洲展出,翌年澳洲当局仅以4000澳元(3429美元)买下。由于人们一直以为是梵高作品,估价高达2500万澳元(2143万美元)。

  该画已摆放在博物馆近70年,直至2006年8月,澳洲当局将该画借给苏格兰一间博物馆展出时,有英国专家质疑其真伪,其后由荷兰阿姆斯特丹一队鉴证专家化验,证实那不是梵高作品。专家指,该画作绘于1886年,与当时梵高其它画作的风格不吻合,梵高也没有类似模式人像作品,梵高书信中亦从未提及这幅画作。

  一向坚称那是梵高真迹的博物馆馆长沃恩只好接受现实,不过,他仍坚称画作亦非“冒牌货”,并表示会继续展出这件作品。

  国安皇马球迷冲突茅台十年神话落幕郭树清山东金改奶粉国家队被否黄金白银重挫金色iPhone叫价上万浙江党员摆摊算命朝鲜射击俄罗斯货船辽宁舰返港怒吼美女怒抽猥琐男上海地铁进食罚500五姐妹集体自杀朱莉还有3年生命

Firefly是天启科技旗下的品牌,我们专注于开源智能硬件,物联网,数字音频产品的研发设计、生产和销售,同时提供了智能硬件 产品的整体解决方案。Firefly产品包括行业主板,核心板,开源板等。全系列产品均是芯片原厂瑞芯微(Rockchip)推荐板卡,获得原生SDK支持。核心板与行业主板广泛应用于人工智能,商业显示,广告一体机,智能POS,人脸识别终端,物联网,智慧城市等领域。